能投文苑

散文

【散文】张月芬:又遇小寒

来自: 时间:2020-01-06 点击量:

 

小寒之前,正好是周末,却连着下了两天的雨。华灯入夜,高楼上府瞰北市区霓彩的灯火,橘黄橘红的闪动。在雨幕中,城市深深浅浅的暖色,挂着一串串晶莹透亮的水珠,蒙在雨雾磨沙的落地窗玻璃上,雨水在玻璃上变幻着图案,天工巧流、泼洒而成一幅幅莫奈的印象画。

呆呆地、静静地,就这样看着冬雨中的繁华,水晶石中摆动的温柔。朋友说:我想作诗,写雨,写夜的相思,写你。

小寒时节,昆明下个不停的雨。年年小寒,今又小寒,山一程,水一程,二零二零又一程,一腔愁绪任平生。

不管风多大,雨多冷,七八同学从城市的东西南北赶到挺远的滇池边,同赴二零二零的第一场酒,任凭窗外风吹雨打,热腾腾的天麻鸡、滋补的当归羊肉,驱散开寒气,就着小酒,咬一嘴烤鸭,喷香喷香。

北京的同学发来北国的讯息,皇都也在小寒冬夜,下起了二零二零的第一场雪。勾栏瓦舍,市井街巷,一头一脸的雪,雪花也悄悄地落在故宫,飘在后海。一树一树的银花,喜盈盈地准备点缀下一个节气,又一个春节。北国的雪,对雨中相聚的每一个人,是年少时最美的过往,也是青春校园中各自珍藏心底的思念。

同一片天空下的雨,同一片天空落的雪,举杯相邀,天南地北的同学各自珍重。今天的你是白发苍苍,还是意气风发;今天的你或者功成名就,或者繁华落尽;你今天是否高朋满座,还是寂寞孤独。所有的思念,全在一杯酒里,在二零二零的天空下,对所有的人,没有分别。穷也悠悠,富也悠悠,人生来去全是空悠悠。

人生的常态是失意,无风无雨也无趣,要是偶而有点成功与满足,就当上天送你的小礼物,泰然接受,淡然视之。

算你走了好运,让老天多看了两眼,受了青睐,春风得意时也往往马失前蹄,跌落于看不尽的长安花丛中,拔得头筹时也就变成众矢之的,躲得过明枪跑不脱暗箭,不被射成刺猬,除非你是孙悟空

每天的辛苦与煎熬是含在嘴巴里反复咬嚼的草根,时间长了,习惯了就咂巴出甘草的回甜。

新的一年,也是耳顺之始,坐视云高风清,看淡人生起伏,笑谈悲欢离合。来时的路,一个人光溜溜地,去时的路,也注定是孤单单地。扛不动片金片瓦,也带不走一兵一卒,一妻一友。

祝福所有,祝福自己,二零二零,不想明天,不念昨日,不与人比,不以物喜,告诉自己,今天正好。

澳客网手机版官方下载